比特大陆:BTC 的囚徒

麦田财经—| 用心发现价值 |—中本聪发明BTC ,给BTC 矿工设置了一个囚徒困境,而比特大陆就是这个困境中的囚徒。按照BTC 的算法,10分钟的间隔固定产出一个块,作为矿工的报酬,不管有多少矿工,多少算力,BTC 网络会自动调整难度,最终使平均出块时间等于10分钟。全世界所有的矿工在同步争夺

麦田财经

—| 用心发现价值 |—


中本聪发明BTC ,给BTC 矿工设置了一个囚徒困境,而比特大陆就是这个困境中的囚徒。


按照BTC 的算法,10分钟的间隔固定产出一个块,作为矿工的报酬,不管有多少矿工,多少算力,BTC 网络会自动调整难度,最终使平均出块时间等于10分钟。全世界所有的矿工在同步争夺这个出块奖励,从统计的结果来看,全世界的矿工按照贡献的算力比率获得BTC 出块奖励。


从理论上讲,所有的矿工同步降低算力,得出的算力比率不变,矿工收益不变,但是矿工无法协商达成一致,这就是BTC 的【囚徒困境】。


这种情况类似国与国之间的军备竞赛,所有国家为了世界和平不断投入国防预算,而实际上同步废除全部军队装备也可以实现世界和平,但是按博弈论观点,这种共识无法达成,是为【囚徒困境】。



比特大陆作为挖矿芯片的厂商,绝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向矿工销售矿机,如上所述,我们知道BTC 的囚徒困境决定了,每10分钟,全世界的矿工所能获得的BTC 的是固定的,直白点说,卖100万台矿机、1亿台矿机给矿工,矿工所能够的获得BTC 是固定的,从BTC 经济体的挖矿总量上看,不会因为矿机增加了百倍,挖矿产出就增加百倍。每10分钟,矿工挖到手的BTC 是固定数量,矿工卖出BTC ,然后向比特大陆购买矿机和芯片,所能支付的费用是相对固定的,BTC 价格一直涨,矿工就会买更多的矿机,但显然BTC 价格上涨是有极限的,它的价格受限于市场对BTC 的需求,何况BTC 还会有下跌的情况。


有一点是明确的,长期来看,矿工是不会亏钱挖矿的。


在BTC 不断上涨的行情下,比特大陆通过销售矿机,自建矿场,获得很大的利润增长空间,但行情遇冷之时,矿机就会跌价都卖不出去,这家公司很快地发现深陷中本聪的囚徒困境中无法自拔。于是创始人吴忌寒之一想了一个办法,分叉一个BTC 出来,即BXCT H,这下每10分钟,全世界的矿工可以获得一份BTC +一份BXCT H,矿工的产出“增加”了,自然会买多些矿机,无法解决囚徒困境,于是再造一个囚徒困境。分叉出BXCT H这个事情,有利可图是第一位的,其他的技术路线争议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所采取的具体手段。


从企业的角度,比特大陆其实也没有维护BTC 社区的义务。


再造一个囚徒困境,能否解决问题?吴忌寒的逻辑是很清晰的,在单位时间内产出的BXCT H的市值=单位时间内矿工的收益=矿工需要采购的矿机成本,因为矿工之间是处于囚徒困境之中,挖矿会竞争到接近微利,所以只要拉高BXCT H的市值,就可以卖出对应增加市值的矿机,数学上完全站得住脚。因此假如花10亿美元去创造一个BXCT H的价位出来,对于矿工而言,自然就会买矿机去挖矿,最后所采购的矿机价格也会接近于10亿美元。比特大陆所付出的购买BXCT H的资金,会转一圈,从矿工手上收回来,转化为矿机货款收入。基本上构思了一个完整的剧本,黄老爷带头捐钱,散户跟着捐钱,事成之后,黄老爷钱原路返回,散户的钱三七分。



想明白这一点之后,吴忌寒果断入市,不断地扫货维持BXCT H的价位,最后手上积累起了100万个BXCT H,看起来这些BXCT H是真金白银从市场上收购的,但实质上资金可以通过矿机销售回收,两相抵消后,因为BXCT H维持在较高市值,在帐面上是盈利的。买入BXCT H,卖出矿机,回收货款继续买入BXCT H,业绩滚动发展,最后一把包装上市,把公司交给股民。


看起来这个逻辑貌似能够成功,但是这需要有两个前提,其一,BXCT H发展了新增市场需求,而不是分离BcoinXCT 的原有市场需求。如果BXCT H只是从BTC 的蛋糕里面分一块出来,此消彼长,矿机的总量需求并没有增加。因此这决定了BXCT H必须走差异化路线,也就解释了为什么BXCT H每年要硬分叉两次的原因了。其二,新增的矿机市场主要被比特大陆自身所消化。


现在看来,第一个前提条件就没有成立,币圈并没有渗透到广泛的国计民生场景,BcoinXCT 和BXCT H的需求是高度重叠的,可以这么说,比特大陆把买100万个BXCT H的钱用于买BcoinXCT ,可以拉出更高的市值增量,进而卖出更多当量的矿机,而后者的流动性更佳。事实证明确实如此,眼下比特大陆把大量的BXCT H砸手上了,卖出去就会一泻千里,在熊市中同比跌幅高于BTC ,成为重大的负资产。即使是现在,比特大陆放弃参与BXCT H,也可能是得大于失。


我们去分析一件事情,其背后的利益推动很明确,那么不管面上以何理由和路线,都是势必会发生的,不以个人主观意愿而改变。


第二个前提条件也不成立,矿机芯片一直在迭代,比特大陆并没有绝对的优势,因此假如运作BXCT H扩大出来的市场需求,也会被其他矿机厂商分走一杯羹。矿机商的核心竞争力和盈利模式在于迭代出新一代的高算力芯片,用较低成本获得更高的算力比率,进而抢占到更多的BTC 产出份额,扣除掉研发成本仍有盈余,进入下一轮的研发。虽然本意是做大蛋糕,但如因此影响了研发进度,等于蛋糕大了但切蛋糕能力却不如别人,得不偿失。


以上。吴忌寒主导的比特大陆经营策略,总结起来说两个字:绝计。




本文原作者“知乎ID:古土雷柏”

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不写代码的码农
你说我讲

0 篇文章

作家榜 »

  1. lhp 2 文章
  2. 黑色幽默 0 文章
  3. 幽默搞笑话客栈 0 文章
  4. 至尊泡妞技巧 0 文章
  5. 方言糗百科 0 文章
  6. 幽默精选 0 文章
  7. 超冷幽默 0 文章
  8. 笑死人不偿命 0 文章